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随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随州网用户使用指南商家信息发布指南2017,随州网最新招聘信息
随州生活百事通随州网论坛勋章管理制度及申请说明《版主手册》申请版主的快来哟
查看: 2909|回复: 2

故乡悠悠少年情(作者:刘常贤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2-6 1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652.jpg

随州向北一百多里有一个名叫“聂家湾”的村庄,那就是我的故乡。

村庄的北面有一座方圆七八里的山寨,名叫卧云寨。山寨上没有人家,只是满山青翠茂密的松杉树。

除了那个山寨,我的故乡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地带,连一个小山坡也没有。

在那高高的山寨顶端,有一块大约几百平方米的平坦的 场地。在那场地的周围,至今还遗留着一些当年围墙的残墙断壁,据说那里曾是战难年代人们避难藏身的地方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722.jpg

在我的记忆中,附近的人家自古以来就是靠山寨上的树枝茅草烧火做饭。记得小时候,每当在秋末或初冬那些天气晴朗的星期天,我和村上的小伙伴们 就挑着篮子,拿着竹耙子到卧云寨上去耙柴草。山寨上落下的一根根金针样的松叶,厚厚的堆积在地上。我们边说边笑,边唱边干,不一会儿就弄了满满两篮子松针挑回家。

星期天的时候我们也去帮大人们 干活儿,我们抱柴草让大人们捆成一捆捆,然后用牛车或拖拉机拉回村里。在茂密的树林中,我们砍着柴草,哼着歌。偶而还躺在软绵绵的茅草上,吃着采摘的野果,望着头上的一线蓝天,还有漂浮而过的朵朵白云,一道道金色的阳光, 透过树枝的缝隙斜射在身上,使人感到很温暖,很惬意。

山寨的东脚紧连着那座深遂碧透的鲁城河水库,西边是一条向着南北延伸的大路,北面是望不见源头的鲁城河上游,南面是源源长流的鲁城河下游,它就像一条玉带蜿蜒地向着海际天边漂浮着,默默地 浇灌着万顷良田,养育着它的世代子孙。

小时候,我和小伙伴们,在那些夏季的假日里,总爱在鲁城河里打水仗,捉鱼虾。然后,躺在河边杨柳林的沙滩上,天南海北的瞎侃着。

听老人们传说,在很久以前,我们那儿是个很大的集镇,是鲁国的鲁城。后来因战乱,各路诸侯各自为阵,鲁城被敌国攻破,并把鲁王的头割去了。于是,鲁国的国民就用金子给自己的国王铸了一个金 头颅,放在身体一起埋葬了。为防王墓被盗,就修了二十四座鲁王坟。还有二十四个莲花堰,二十四个桃花井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741.jpg

好象是在读小学一二年级的那些年, 总看到有些人在挖古墓,挖那些秦砖汉瓦和石板砌牛栏,猪圈,鸡窝什么的。记得有一次在放学回来的路上,看到一些考古人员从一座正在挖掘 的古墓里,拿出好多陶瓷的坛坛罐罐等物品。但至今也没找到那座埋着金头的鲁王坟,不过,现在依然还存在着几个莲花堰,桃花井,还有鲁城河是否也因鲁国而得名?由此推测,这传说似乎还有一些真实性。

我的故乡是个渔米之乡。盛产西瓜,棉花,水稻,小麦,白萝卜等。现在随州菜市场 卖白萝卜的摊主,不管真假,都说自己卖的是我们鲁城河的白萝卜。故乡的白萝卜,青绿光溜,脆甜可口,水分多,生着比苹果还好吃。而且营养丰富,流传的有句话‘白萝卜进了城,药铺里关了门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806.jpg

故乡的棉花也很可观。每棵棉树几乎都高过人的头顶,就像山上的树。一块棉田就像一片树林,人进去根本就看不到影儿。小时候大人叫我们扯棉田里的杂草,我总是干一会儿就躲在棉花树林里看小说书。

记得有一本厚厚的,名叫《金玉凤凰》的童话故事书,很好看。我每次讲这书上的故事时,小伙伴们都听的很入神。放农忙假的时候,我们也要帮大人干些农活儿或洗衣做饭看孩子。插秧时我们就帮着拉秧绳或扯秧,有时田里会出现水蛇和蚂蝗,不小心就会被咬伤,很吓人。

有一次,几家大人忙着干活儿,叫我帮其照看一下十几个3---5岁的小孩子。 于是,我便教他们唱歌,背诗。有几个大点的男孩乘我在看小说时,跑到门前的堰塘里去洗澡。我发现了,就用一根长竹竿把他们的衣服挑着扔到屋顶上。他们哭着,光着腚追着我要衣服,怕大人知道了挨打。我叫他们订了保证,才把衣服从屋顶上挑下来给他们穿上。

记得那些夏天的黄昏,天边的晚霞一片火红,橙黄。空中漂浮着一团团瓦蓝,鱼肚白的的云朵。夕阳的余辉给天地间抹上了一层金粉,在美丽的天空下,我们沐浴在一片金色里。在村头的场地上,我们拿着长长的竹笤帚,欢快地奔跑着捕捉满天飞舞的蜻蜓。

那时我们特爱捉蜻蜓,夏天的中午 ,趁大人睡午觉时,我们在烈日下,穿着短裤和背心,在别人菜园篱笆墙上,蹑手蹑脚地捉蜻蜓。我们把蜻蜓的尾巴系一条细线,线的一头儿缠在手指上让它飞,飞累了,累死了,就把蜻蜓头拧下来,用一块布片把那些红的,黄的和黑色的蜻蜓头包起来放在墙洞里,据说不久这些蜻蜓头就会变成一颗颗美丽发光的珍珠。尽管从来也没看到变出的珍珠,但我们仍然深信不疑,相信这些蜻蜓头总有一天会变出珍珠来的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848.jpg

少年时候总有很多美好的梦想,总是坚定不移的认为那些美好的梦想都会实现。那时候,每当我们偶而会在某一个地方,发现了一棵小小的杏苗。就会把那棵杏苗移栽在自家门前的院子角落里。总希望并相信那棵杏苗很快就会长成一棵高大的杏树,树上结满一个个由青变黄的杏子,我们可以美美的品尝。尽管栽了好多杏苗就没有长成一棵结果的杏树,但我们仍不放弃希望,总是看见杏苗就移栽。

有时候在夏天的中午, 村上的人们爱去抄堰塘。大家拿着鱼网,鱼叉和竹筐去捕鱼。先把堰塘里的水搅浑后,鱼头就会浮出水面,于是就赶紧趁机捕捉,‘混水摸鱼’大概就是如此吧。记得有一次,我看到一条大鲤鱼的头浮出水面,我连忙用竹筐去装,已经装进筐了,可因为竹筐太浅,鱼一下子又跳进一个大人的鱼网里去了,我懊悔极了。村前堰塘东边有一条排水沟,通往稻场外的水渠里。下大雨漫水的时候,有人在那堰与沟的交叉口拦一个鱼网, 就会装进很多随水流进的鱼呢!记得那时鱼特别多,水库里,河里,堰塘里,水渠里,到处都是鱼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1927.jpg

夏天的傍晚,我和小伙伴们,总喜欢躺在被拖拉机轧得又软又平的稻草场上,听着渠沟里‘哗哗’的流水声,稻田里‘呱呱’的蛙叫声;看着田埂草丛中一闪一闪的萤火虫;仰望着深邃的星空,想从那在云层中时隐时现的月亮上,能看到传说中的‘嫦娥’‘玉兔’‘吴刚’,还有吴刚永远也砍不倒的那棵‘桂花树’。那种感觉很神秘,很遥远,也很美妙。

那时,每到夜晚,村前从东到西那条长长的大道上,总有很多乘凉的人。有的躺在睡椅上; 有的坐在小木凳儿上;有的睡在地上铺的凉席上,一边摇着扇子,一边聊着家常话。

有时候,大人们会在这时叫我唱歌他们听,于是,我便高兴地为他们唱了一首又一首。村里的青年人也时常叫我教她们唱歌,我也很乐意去教。

我们那个湾子里很出文化人,在过去就有好些教书先生。在实行考试制度的年代,历年就有人金榜题名。

在父辈的影响下,很小年纪我就喜欢看书。记得我家有一个方木箱,里面装满了过去那种黑白版的小人书和大本头的小说。我每天放学回来后 就拿出来看,然后在摸鱼虾,剜猪草的时候,我就讲给小伙伴们听。到回家时,小伙伴们就每人分点鱼虾或猪草给我作为报酬。

刚进入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就看那种厚厚的大本头小说,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。并把书中好的词或好的句子记在本子上,写作文时就摘抄一些适合的词句用上。

微信图片_20181206102016.jpg

在那些草枯花落的秋末季节,我们最爱做的一件事就是到田野里去“放野火”。每天下午放学后,我们就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,分别在每条田埂上点上火,并在田边地角拾来一些人们没有收拾干净的,上面还有很多果实的黄豆枝和花生藤,放在田埂上点燃的枯草上面烧。数条火烟腾腾的田埂就像一条条翻腾着的火龙,非常壮观。 我们一边吃着烧熟的黄豆,花生,一边还假装很抒情地念着那首古诗,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。

岁月悠悠,故乡依旧。山寨依然青翠,河水依然碧透,萝卜依然脆甜,棉花依然可称之谓棉树。悠悠的少年时光,却随着岁月的烟云飘渺得很远很远了。故乡,它是我少年时的一个旧梦,时常萦绕于我心间。

故乡的那片蓝天白云,日月星空, 还有那碧透的河水,青翠的山寨,美丽的田园生活,迷人的鸟鱼花书。

这一切使我度过了一段“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”,“万类霜天竞自由”的少年时光。

这段美好时光永远沉淀在记忆的深处,它提升着我的心胸和境界。无论日子过的多么艰难,每每想起这段时光,我的心灵就沐浴着一种美妙的感觉,对故乡就会有一种更深的眷念!

(来源:神农文艺)

刘常贤 笔名枫叶。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,记录历史。曾出版散文集《青春岁月》。部分诗歌散文曾在报刊杂志上发表。



万水千山总是情,给个打赏行不行?

¥ 打赏支持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6 20:2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哪个岔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12-7 15:3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写的真好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合作伙伴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告报价|联系我们|本站简介|无图浏览|随州网 ( 鄂ICP备11019817号-1 )

GMT+8, 2018-12-13 08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