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随州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随州网用户使用指南商家信息发布指南2017,随州网最新招聘信息
随州生活百事通随州网论坛勋章管理制度及申请说明《版主手册》申请版主的快来哟
查看: 58336|回复: 75

父亲

  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8-5 2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封江游子 于 2017-8-5 20:59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父亲

     我不知道父亲是算是渔民还是农民,在他七十多年的人生里,绝大多数时间白天下地干活,晚上去河里打鱼,似乎一样也没有耽误。他是农民里面的佼佼者,一个人种地二十亩,从未耽误农活,年年喜获丰收。在渔民眼里,他是最资深的渔夫,他创造的奇迹不计其数,譬如打的最大的鱼,坚持打鱼时间最久,甚至到最后,政府不准去河里打鱼,其他的渔民早就脱靴上岸,他仍然坚持养鱼十几年。

      六年前的一个寒冬,我家的一个鱼塘底部泄洪管被堵塞,60多岁的父亲三九寒天跳进水里疏通,瑟瑟发抖的他,从水里浮起来就地烧起一堆火,烤干后若无其事的干活。第二年年底,鱼塘又放水抓鱼,父亲为了捉水塘最中间最后几条鲫鱼,深陷淤泥一小时之久,眼看越陷越深,在即将淹没之际,隔壁的堂哥闻讯赶来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父亲从死亡边缘拉回来,平生第一次躺在床上休息,好几天才缓过劲来。自此,我们兄弟姐妹开始把父母从老家接到城里,提到议事日程,并最终达成一致。

     来到城里的父母开始并不习惯城市的生活,每天都在念叨那个祖祖辈辈生活的偏僻山村,怀念毛主席时代的人心单纯,农村的新鲜空气,乡村的自由自在,耳闻目睹各种骗局,城里的套路太多了,让他们天天心惊胆战。

     父亲兄弟四个,他最小,因为二爷(父亲的叔叔)没有儿子,便过继给他。那个时候他才四岁,常常听妈妈讲,父亲并不想离开自己的家,在传统的宗法家庭,这一点是没法改变的,所以年幼的父亲经常一个人躲在山上不去那个新家。怕爷爷打骂,也不敢回自己的家,奶奶担心父亲饿着,经常揣着馍馍到树林喊他的名字。

     父亲最终还是适应了新家,二爷一家对他还不错。在那个时候的农村,首要考虑的问题还是填饱肚子,作为唯一的儿子,父亲小小年纪便担当了照顾一家人的重任,所以从小他就打鱼摸虾,到山上挖野菜,为家庭分忧解难。听村子里的人说,父亲读书的时候,即使是下大雪,他也是光着脚板上学,没有鞋子,鼻涕总是流老长。父亲65岁在离开农村之前,冬天从未穿过棉衣棉裤棉鞋,他天天干活,即使是冬天,衣服也是湿了干,干了湿,夏天背后总是白花花的盐渍。除了生产工具,他什么都不带,每次回家,父亲总会到水缸里舀起两瓢水,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完。到现在父亲还会习惯性的咳嗽,也是小时候落下的病根。闲暇之余。父亲也会谈起过去,总是津津乐道自己曾经的辉煌,对过去的苦难只字不提,这些艰苦的日子都是母亲和邻居们讲起才知道。这一生作为一个农民,在我印象里,他从未对任何事情感到过畏难,总是信心十足,充满希望。这一点也影响了兄弟姐妹七个,使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勇往直前,从不言败。

     改革开放以前,靠父母挣工分养活一家十口人是很不容易的事情,据说经常吃不饱肚子,每年底十口人就分到两袋粮食,平时就靠剥树皮,摘芝麻叶,挖野菜充饥。我一直很好奇我们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饿死。上初中的时候,有一次饭后,父亲又谈起他的过去,他说曾经借机把组里粮仓的两把钥匙拿在手里,放在准备已久的泥巴上按了一个模子,回去就照这个样子用铁皮挫了两把钥匙,然后这个粮仓也成了我家的粮仓。说实话,当时听了以后简直不敢相信一向老实巴交,与人为善,乐于助人的居然干出这种事情,甚至好久对此耿耿于怀。只到我成年,有了孩子以后,然后又通读了中国的历史,以及正史背后的真相,读懂了政治与权力,刍狗与平民,责任和人性,开始理解了父亲,甚至对他肃然起敬。我才知道村子里面那几个声名狼藉的“小偷”都是生命里的不得已,他们也是父亲。

     父亲似乎从不记仇,也没啥心机,不管是伤害过他的人,瞧不起他的人,嘲笑他的人,只要需要,随叫随到,绝不推诿。记得小时候,我们家就是乞丐,流浪汉,算命的,江湖术士的避难所,方圆十里,只要是这种人讨饭或者借宿的,人家都会指到我们家,父亲就会抱一捆草,放一床被子,让他吃饱喝足,然后到门楼里面睡。还有一次一个神经病借宿一夜之后,赖着不走了,说这房子是她的,她有房产证,让人哭笑不得,最后还是软硬兼施,好话说尽,才把她送走。我也不知道父亲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一点防范意识,我们姐弟七个尚且年幼,万一遇到逃犯发生什么就很难说。我记得八十年代有一个流浪者在我家最长住了十几天,那个男人常常半夜突然坐起来,然后警惕性特别强,现在想来,那个人也许就是一个杀人犯。我们家门前有一条公路绵延在大山里,路过的车子抛锚或者下雨泥泞上不去,父亲总是乐呵呵的带着铁锹和稻草,挖障碍和垫草,帮忙推上去,遇到吃饭时间,就带几个馍馍给司机。

     在我们一家人眼里,父亲就是遮风挡雨的大树,什么事情他都能解决,从不惧怕任何困难。就是这样的人,他还哭过一次。91年我初中毕业,父亲患了一种怪病,整夜睡不着,头晕的厉害,已经严重影响劳动,他以为自己不行了,我想那个时候他考虑最多的不是自己的生命,而是尚未成年的几个孩子,我和弟弟正在上升的学业。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,我和弟弟辍学无疑。

     父亲就像是一个不知疲惫的机器,铁人一般,一年四季,不管刮风下雨,电闪雷鸣,骄阳似火,赤日炎炎,在他眼里,每一天都是一样,白天天不亮就出门下地干活,不戴帽不打伞不穿雨衣,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间到了,总是很晚而且我们喊很久才回来。每天凌晨一两点,他就带着小渔船(我们那里叫划子),粘网,炸药,准时去大河里打鱼。每天一大早,我们被此起彼伏的狗叫声吵醒,总能看到父亲带着一袋子的鱼,特意把鱼举的高高的重重摔在篓子里,看着活蹦乱跳的各种鱼,就像是一个得胜的将军欣赏缴获的战利品一样。然后母亲就开始杀鱼,煎鱼,我们总能饱餐一顿。农村没有冰箱,吃不完的,父亲就骑着自行车拖到厉山街上换点零花钱补贴家用。

   白天干活晚上打鱼,长期超越极限的干活,父亲似乎总是精力充沛,从不喊累,也没有看到休息或者睡个午觉。不过父亲有一个众所周知的习惯,就是打瞌睡,所以经常看到父亲吃饭的时候,说话的时候都能睡着,随时随地的就能睡个几分钟,然后又精神抖擞的干活去。小时候看到他打瞌睡我们姐弟几个总是会心一笑,妈妈照例又是一顿抱怨。吃饭的时候筷子掉了,饭碗掉了,馍馍掉在地上,都是司空罕见的事情。至于妈妈说的狗子把馍馍抢走,我们倒是没有目睹。

   父亲一生行走大江大湖,遇到无数凶险,总能逢凶化吉。二姐十岁生日的时候,正值寒冬,父亲去河里打鱼准备招待客人,那一天打的鱼特别多,把划子装满了,偏偏遇到刮罕见的大风,一浪接过一浪抬不起头来,连人带船吹翻在大河里,穿着棉袄的父亲硬是游泳几公里把鱼划子推到岸边。还有一次,用炸药炸鱼,雷管点燃了,绑炸药的麻绳却缠在手指上,在生死攸关的五秒钟里,父亲拼命的往外甩,刚刚脱离手指不远,炸药凌空爆炸,连船带人又炸翻在河里,父亲又是拼命挣扎着游到岸边。和他那一批在河里炸鱼的封江人,有很多独臂,都是这个原因,父亲还算是幸运的,毫发无伤。至于遇到各种野兽鬼怪,不计其数,浑身是胆的父亲,淡然面对,谈起也是一笑了之。

    父亲身体很好,七十多岁还行走如风,一天到晚不得停息。可想而知年轻的时候,他就是一身蛮力。农忙的时候,一二十亩的庄稼,都是他一个人挑回家,改革开放以后,姐姐们初中毕业,都已经十几岁了,就每天安排她们干活。从小生活在特殊家庭的父亲,似乎并不对别人感同身受,以为别人都像他一样,身强力壮,永不疲惫,全然不知道姐姐们身体不好而且尚未成年。他在家里说一不二,特别讨厌懒惰的人,给姐姐们分配的活特别多,每天不到吃饭的时候不能回家,不许她们休息。收割完的庄稼要挑到稻场里去,一百多斤的,逼着姐姐们挑,姐姐们也不敢辩解,只能咬着牙硬扛。所以现在姐姐们也是特别任劳任怨的那种,每天起早摸黑,辛苦养活一家人,都是父亲遗留下来的作风。姐姐们提起少女时代,没有花前月下,没有纯真美好,只有没完没了的干活。前几个月我和大姐聊天,她说你知道我们几十年为什么这么拼不觉得累吗?因为觉得比起以前在家里,已经很幸福了。她甚至戏虐把过去少女时代的生活比喻成劳改。可见原生家庭对一个人一生影响多么的大。

    来到城里以后,母亲眼睛不好,加上谨小慎微的性格,对城市里面的事情充满恐惧,不敢轻易接触。而父亲角色转变特别快,对一切充满好奇心,看到甩骰子的骗子也会拿一两百元尝试一下;商家开业演出,他挤进去看的津津有味;遇到商家促销活动,只要宣传单到他手里,他总能精确的解读那些促销政策,然后排队弄到一袋米、几个鸡蛋、一袋洗衣粉;凡是看到穿白大褂的在外面摆摊,他总会去量量血压或者咨询一下身体上的小毛病,全然看不到当年在农村的那个拼命三郎,不惧生死的模样。他甚至每天学着城里的人跑步,回来就得意的说,我看了像我这个年纪的人,没有一个人跑得过我。我说,年轻人也没有几个人跑得过你。吃完饭,母亲一般都在小区院子里和一群老太太聊天,父亲喜欢逛街,他七十多岁,头脑依然清醒,什么东西一说就懂,他年轻的时候读书很厉害,记忆力超群,过目不忘。所以悟性很高,适应能力特别强,不管什么电器,网络电视,手机,炊具,早就得心应手。饱受少时贫寒之苦,父母特别节俭,到城里来还是保持那种生活习惯,购买日常用品总是反复权衡对比价格,有时难免买到一些品质不好的东西,不管怎么说都改不了。

     父母尽管非常节俭,在我们的经常提醒下,也很警惕那些骗子,但是遇到那些高明的骗子,依然防不胜防。大家都知道的那些保健品厂家,每天用一个鸡蛋或者一个珠子诱惑老人们去听课,天天对他们嘘寒问暖,爸爸妈妈的喊个不停,时间久了,终于把这些抠门的,一生经历风雨,见多识广的老头头老太太们一步一步的套进去了。母亲花钱并不多,都是购买一些小东西。但是她由开始怀疑到最后完全相信,出于对孩子的爱,她经常劝我去买一台价值一万多的那些所谓的包治百病的高电位。父亲最多的时候把8000元交给那些保健品厂家,只因骗子说第二天会退给他。第二天理所当然的不退,父亲浑身是胆,天不怕地不怕的人,直接找当事人要,对方理亏,也慑于父亲气势,不得不服软退钱。我给他们的建议就是:不要在路边店买东西,日常用品上大超市,围观的地方一律远之。

     父母到城里已经六年了,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城市里的生活,每天依然四五点起床,晚上十一二点睡觉,一天到晚忙碌,闲不住,有时实在没事做,就用抹布擦地板,还跑到我家来做卫生,最后在我强烈反对下才没有来。有时我调侃他们,还回去不?你不是想回去吗?他们笑着摇头,不回去了,太不方便了。尽管没有退休金,也没有完善的医保,他们依然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,非常感谢政府,感谢共产党,庆幸晚年生活在一个好时代。

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6金币 +105 贡献 +105 收起 理由
指间流沙 + 20 + 20 赞一个!
老三届 + 20 + 20 赞一个!
钗待时飞 + 15 + 15 赞一个!
彼岸花香 + 15 + 15 赞一个!
清心可以 + 20 + 20 赞一个!
老农民 + 15 + 15 赞一个!

查看全部评分

万水千山总是情,给个打赏行不行?

¥ 打赏支持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3:36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久未拜读游子大作了,今天再读依旧是“那人那山那狗”系列的故乡旧事,仿佛回到前些年看你帖子的情形了。
每一个孩子眼里的父亲是都是一座山,他经历多少艰难困苦依旧拼了命地撑起一个家,是那个特殊年代,造就了许多如你父亲一样坚韧的父亲,源于对子女无私的爱也因为那个年代的生活所逼。歌曲《父亲》似乎就是最好的诠释。现在条件好了,父亲母亲也都老了,惟愿他们心态平和身体康健安享晚年!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来自随州网APP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2:3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么好的文章,该顶起来!?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3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6 07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些时没读到楼主的新文章,想必是工作繁忙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3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3:2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ucdnfku123 发表于 2017-8-5 23:20
我居然看完了,楼主好文笔,楼主现在哪高就,那塘能不能免费钓鱼


感谢朋友的支持,老家没人了,鱼塘早就废弃,父亲下来以后鱼塘还有鱼,别人钓鱼,粘鱼,毒鱼,估计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了。我就在随州工作,欢迎以后多交流。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3:2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居然看完了,楼主好文笔,楼主现在哪高就,那塘能不能免费钓鱼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3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父亲伟大,父爱如山,楼主的父亲是千千万万个农村老父亲的缩影,如老黄牛般一生不知疲倦的劳作、劳作再劳作。幸运的是晚年时代能够进城安享晚年,这是与楼主的孝心是密不可分的。
愿老父亲与母亲为伴,晚年安康,老有所乐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2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8 16:4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心可以 发表于 2017-8-6 11:58
你用传记的形成很好地诠释了父亲的那份责任和担当,展现了一个真正男子汉的风采,看完你的文章有一种酣畅淋 ...

感谢清心版主的点评,其实,我写出父亲的十之一二而已,他对子女的爱和责任,难以尽书。九十年代封江不准打鱼,他居然利用三个冬天农闲时节,硬生生的用肩挑,筑起了两座坝,每座一百多米长,两三米宽,十几米高,具体体积无法计算,就是用挖土机估计也要好几天,全部是他用人力。晚年封江封山之前,他几乎天天上山背树,每棵树都是一百多斤,从山上背到家里,再卖给别人(当然,这对森林资源有一定破坏作用,农民,没有活路,靠山吃山)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8 16:1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~云淡风轻~ 发表于 2017-8-5 23:36
久未拜读游子大作了,今天再读依旧是那“人那山那狗”系列的故乡旧事,仿佛回到前些年看你帖子的情形了。
...

谢谢老朋友的关注和支持,也感谢你的祝福,也祝你家庭幸福,平安健康!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7 1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尽管没有退休金,也没有完善的医保,他们依然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,非常感谢政府,感谢共产党,庆幸晚年生活在一个好时代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0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屋子.png 倒塌前的老宅

水塘一角.png
我家有三个小水库,这是其中一个 之一角

门缝里拍老屋.png


门缝里拍老宅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令尊这种情况要注意,不病则已,病来如山倒...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7-8-5 21:34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2 贡献 +12 收起 理由
封江游子 + 12 + 12 欢迎您!

查看全部评分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3:28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朋友的支持,老家没人了,鱼塘早就废弃,父亲下来以后鱼塘还有鱼,别人钓鱼,粘鱼,毒鱼,估计现在里面什么都没有了。我就在随州工作,欢迎以后多交流。

点评

我以为游子一直在外地呢  发表于 2017-9-17 21:23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3:3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邪恶海盗 发表于 2017-8-5 21:23
令尊这种情况要注意,不病则已,病来如山倒...

谢谢朋友的提醒,我们以前也是非常担心这种情况,所幸的是家父一直非常注重保养和锻炼,目前尚无大碍。再次感谢!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8-5 23:3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农民 发表于 2017-8-5 23:13
父亲伟大,父爱如山,楼主的父亲是千千万万个农村老父亲的缩影,如老黄牛般一生不知疲倦的劳作、劳作再劳作 ...

谢谢老朋友的支持和祝福,你是我们的榜样!

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合作伙伴|手机版|小黑屋|广告报价|联系我们|本站简介|无图浏览|随州网 ( 鄂ICP备11019817号-1 )

GMT+8, 2018-12-11 04:4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